欢迎访问:久久综合色88一本道-新一本道影音先锋色驴-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新来的同事

新来的同事

这天晚饭后,丽玲破天荒的没有让我马上洗碗,命令我坐在写字台前,给我一支笔和一叠稿纸,让我帮她写情书。


  我知道她爱上了一个男人,两个星期前她就对我说过,还问我的意见。我知道我要是说不,我的家庭就会土崩瓦解,我也会万劫不复,成为丧家之犬,所以我经过良久的思考,表示会尽力帮助丽玲追到那个男人。


  那个幸运儿是她新来的同事小王,一个24岁的小伙子,我虽然没有见过,但从丽玲的描述中也知道一点点。小王相貌俊朗,身材健美,并且放荡不羁,是十足的白马王子,据丽玲说全单位想跟小王产生非凡关系的女孩儿排成了长龙,丽玲虽说风韵犹存,但毕竟也是三十多的人了,小王能看上她么?


  「我说一句,你写一句。」丽玲穿着睡衣坐在对面的沙发里,喝着咖啡开始讲述她的一片深情,我只有尽职尽责地完成自己的任务。


  「亲爱的小王,你好!


  我是你的同事丽玲,你可以叫我小何,也可以叫我丽玲,甚至可以叫我:玲,随你好了。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深深的不可抑制的爱上了你。还记得你刚来咱们学校报到的那天么?我一抬头看到你的时候有一种被雷电击中的感觉,上天怎么可以制造出你这样完美的男人来惩罚我们女人?


  我说不出话来,张大了嘴呆呆的样子让你见笑了,那一刻,我已经爱上你了。」丽玲的双手探进睡衣里抚摸自己的乳房,双眼半闭,深情款款地讲述着,很久没有看到她这么温柔的样子了。


  「我故意让朱校长把你的办公室放在离我最近的地方,就是为了每天能够看到你,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我的注意力,你的一颦一笑都让我不能自持,多少次真想扑在你怀里享受你的爱抚,多少次在洗手间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呼喊你的名字。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的家庭生活很不幸福,我的男人是个废物,他一无所长。」说到这儿,丽玲狠狠地剜了我一眼,我羞愧的低下了头。


  「那天我在洗手间里看见你跟林少玲在做爱,也偷偷看到了你的阴茎,好雄伟啊!我本来是进去方便的,刚进去就听见你们两人进来还插上了门,看得出来林少玲也是迫不及待了,也没有检查还有没有别人就去脱你的衣服,我由于好奇也就没有吱声。


  亲爱的小王,你不会埋怨我吧?」林少玲也是刚到我老婆学校任教不久的女大学生,所以还没有成为我老婆的奴隶。


  「林少玲说她20岁,是在骗你,其实她已经26了。我从缝隙里看到她跪在你的脚下吮吸你的大阴茎,看她的脸上全是满足的神情,我真的很羡慕她,您能给我一次机会么?


  我听见您说您喜欢浪女人,还说年纪大的玩儿起来爽,这才敢鼓起勇气向您示爱。


  再说林少玲迫不及待地扒下自己的裤子,不知羞耻地把屁股撅得老高还来回乱晃,真是淫荡啊!


  我看到您脸上的表情酷酷的,有一点鄙夷还有一点欣赏。说实话,我看到你的表情的时候,裤裆里才真正的湿了一大片,都糊到了裙子上了,多希望翘起屁股等待甜美性交的就是我啊!


  我趴在隔间的门板上,手禁不住就塞进了两腿之间。」丽玲闭着眼睛,边说边把手放在阴部缓缓揉搓起来,屁股一耸一耸的。


  「您在挑逗林少玲的时候,就是让她学狗叫的时候……您说她看起来像一只母狗,我仔细一看,还真像呢!林少玲四肢着地趴在洗手间的地板上,屁股不顾一切地举高,正如您所说,就差一条尾巴了。


  您让她学狗叫,她还装模作样的不肯来,您一摸她的阴户,她就像中电一样叫唤起来了,可还是不肯学狗叫。我在里面快急死了,能为心爱的男人扮小狗是多么幸福啊!我在心里早叫了数十遍,您听见了么?


  汪!汪!汪!汪!」丽玲索性脱光了衣服,双腿大大的叉开,手指捅进阴道里来回摩擦,边弄边学狗叫,口水从嘴角流到胸口,我看到老婆丽玲的椒乳上亮晶晶的一片。


  「后来您假说要走,还系上了裤子,别说林少玲被吓坏了,这个淫妇才舍不得到嘴的肥肉跑掉呢!我也吓坏了,差点儿流下眼泪呢!


  林少玲连声的狗叫终于留下了您,您也终于把大阴茎插进了她幸运的阴户里。


  那一刻我有多妒忌您知道么?我多么希望您插的是我的阴道啊!我的阴道流出了多少淫水都是为您,您知道么?」说到这儿,丽玲也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了一次高潮,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微微娇喘。


  「把刚才写的撕掉。」丽玲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为什么?丽玲,我不介意的。」我表白道:「我明白你内心的痛苦,我宁愿你找到自己甜蜜的生活,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可以容忍。」我以为丽玲是顾及他的存在。


  丽玲微微一笑:「傻瓜,哪有女人这么写情书的,还不把男人都吓跑么?我又不是天生的荡妇。虽然我爱他,但我毕竟和他在各方面都相差得太远,有缘无份啊!这些就当作我的性幻想吧!虽然你是个废物,但毕竟是我的老公,我不会让你太难堪的,你只要好好侍候我就够了。」听了丽玲的肺腑之言,我感激地走过去跪在丽玲脚下,轻轻地吻着她丰腴的小脚,发誓:「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我没有把信撕掉,而是偷偷的把它寄了出去。


  过了不久,我发现老婆变得爱打扮起来,每天在镜子前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并且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情绪时好时坏,波动很大。她不说为什么,我也不敢问,我想,不论怎样,只要尽力做到让她开心、让她舒服就可以了,其他的,一个家庭妇男是没有资格去管的。


  今天是周末,已经12点多了丽玲还没回家,我下楼去迎接丽玲。刚刚接过电话,她很不耐烦地说半个小时以后回家,并且说可能要带客人回来,让我到门口去迎接。她还特意吩咐我说要裸体,外面只准穿一件风衣。我没有问为什么,默默的照做了,我想,也许今后的生活会发生一些改变,好或者不好,我除了承受,不能选择。


  我站在楼道口,虽然只是初秋,但也有阵阵寒意,何况我只穿了一件风衣,里面不着寸缕,可怜的小阴茎弯曲的蜷缩在两腿中间,像一根豆芽菜。我努力地站得更直,希望丽玲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精神的老公,虽然他很没用,但是很听话。


  出租车由远及近,停在我面前,丽玲从里面走出来,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眼睛扫过我,却好像没看到我,扭身冲着车里说:「您瞧瞧我说的可是真的?」车上下来一个男孩,玉树临风、潇洒非凡,冷冷的盯着我看。看着他俊朗的脸,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一定就是让丽玲爱得死去活来的那个小王了。


  男孩的眼睛很黑、很亮,好像有魔力一般,看得我全身发热,在他的眼睛里我无处藏身,自惭形秽,低下头不敢抬起来,心跳慌乱。对视只持续了几十秒,对我却像几个世纪般漫长。
丽玲打发了出租车,走过来一把拽开我的风衣,我苍白臃肿而丑陋的身体暴露在男孩的面前,我开始浑身颤抖,禁不住的打摆子,心里想要把衣服整好,可手却不能动。


  丽玲转身紧紧的贴在男孩的胳膊上,像肉虫一样扭动,嘴里说道:「好王哥哥,你看我说过,他一定会听我话的,您这下信我了吧?我老公是不会成为我们的障碍的,他根本不是男人,跟您比起来,他就是一坨屎!」男孩终于开口了,亮出雪白的牙齿,在夜色里闪光。他冲我说:「喂,你真是这个贱货的老公么?你听着,我叫你老婆是贱货,她也同意,不是么?」后面的话是对丽玲说的。


  丽玲把头埋在男孩的胸前,急切地表白:「是是是,亲爱的,我是你最听话的贱货,要了我吧!王哥哥。」我低着头说「是」,觉得男孩的声音是那么富有磁性,让人难以抗拒。


  男孩朝前走了几步,站在我面前,离得很近,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体温,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身体僵直。他用手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揪得仰起来,很痛。我感到了他的高大和健硕,他可真有劲儿,我像小鸡一样被他控制着,在他手下我无力挣扎。


  他不说话,嘴角上带着一丝邪气地微笑着欣赏着我慌乱的表情。我闭起眼睛不敢看他,可是又想睁开眼睛好好的看看他,矛盾的心理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脸憋得通红。


  几分钟后,他终于放手,我浑身发软,站立不稳,不由自主「扑通」跪在他的脚下,抱住他的小腿,头顶在他的皮鞋上,喃喃地说:「求你要了我老婆吧!


  只要您能给我老婆带来快乐,让她不要嫌弃我,不要嫌弃这个家。求求您了!」我居然跟丽玲的「奸夫」说出这样的话,哀求他来操我的老婆,那一刻,我恨透了自己。


  男孩轻轻地把腿从我的怀抱里抽出去,揽着丽玲的腰上楼去了。丽玲像个小女孩一样兴奋得跳了起来,不停地追问:「您肯要我了么?王哥哥,您肯要我了么?王哥哥……」直到男孩说出「闭嘴!贱货!」才不敢吭声。


  我一手抓紧衣服的前襟,一手扶着墙,弯着腰,跟在他们后面慢慢地半走半爬的向家门移动,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回到家,我老老实实的跪在玄关,不知所措。


  男孩仰面八叉的坐在沙发上,我老婆丽玲跪在他的脚下,满脸都是痴迷的神色。丽玲勤快地招呼小王坐好,自己走进房间里换了件半透明的黑纱睡衣,我看到丽玲没有戴胸罩,睡衣在胸口处有朵绣花,半遮着乳房;下身穿了条窄小的三角裤,整个屁股都可以看到。


  「你还不快去烧菜?让小王等急了。」「是,是是,我就去。」我快步走进厨房。


  我在做菜间隙,躲在厨房里看了看客厅,丽玲挨坐在小王身旁,和他聊了起来。小王伸手摸着丽玲的大腿,丽玲讨好地亲了亲小王的脸,小王乘机摸起丽玲的大奶。


  「丽玲,有没有让你那个吃软饭的碰你?」「没有,王哥哥,我是听你话的,已经几个星期没有让他碰我下面了。」小王听后兴奋地大笑,将手直接伸到了丽玲的下面,用力地抠摸着,丽玲忍不住叫了起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转身回厨房烧菜。


  我将菜端上了饭桌,丽玲对小王说:「王哥哥,吃饭了。」小王仍当着我的面搂着丽玲走向饭桌,好像他们是一对恩爱夫妻。


  饭桌上丽玲不时地将菜夹到小王的嘴里,小王基本没有动手,都是丽玲在喂他。


  小王的女朋友林少玲虽然知道小王和我老婆的关系,但因为怕多管了会失去小王,竟同意两女共侍一夫,和我老婆以姐妹相称,经常到我家里来玩。


  这天我到外面回来,一进门,只见林少玲斜倚在沙发上品着香槟,享受着丽玲给她双脚的按摩。见我回来,丽玲只是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冷冰冰的命令道:


  「还不快去做饭。」然后又低下头温柔地揉着林少玲的玉足,而林少玲则冲我微微一笑:「小狗狗回来了,这几天不见,还都好吗?」见状,我只得跪倒在地,爬到她们的面前:「谢谢主人的关心,这几天一切都好。去香港玩得一定很累吧!」「可不是,走得我脚都快肿了,要不是丽姐天天给我按摩,这脚早不是我的了。是不是,丽姐?」说完挑逗似的用脚尖在丽玲的脸上点了点。


  「讨厌!」丽玲使劲捏了一下林少玲的脚,两人嬉笑着打闹起来……我一边在厨房做饭,一边观察着客厅的情形,只见丽玲正捧着林少玲的小脚在亲吻,要知道,林少玲的一双玉足真的是美得无法用言语表达,要不然怎么会让丽玲这样的美人都拜倒在她的玉足下呢!看着这令人动心的一慕,我的小弟弟不禁抬起头来。


  「叮咚……」门铃响了,林少玲抽出丽玲口中的玉足,在她的额头轻点了一下:「快去开门,一定是你的小情人来了。」「他还不也是你的小情人么!」丽玲白了林少玲一眼,跑去将门打开,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小王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将丽玲搂进怀里,一边亲吻一边将手放肆地伸进她的裙子里抚摸着她的屁股:「丽姐,有没有想我啊?」「嗯……」丽玲半推半就的偎在他怀里抬头与他亲吻。


  「哟,刚舔完我的脚就和小情人接吻啊!」「哈,哈……」小王搂着丽玲走到林少玲面前,低头吻了她一下:「能舔玲姐的脚是我们的福气。对不对丽姐?」说完捧起她的小脚就舔,将她的脚尖含在嘴里吮吸。


  「讨厌了,把人家的袜子都弄湿了。先吃饭,一会儿再玩嘛!」林少玲说着抬脚在小王的胯下踢了一下。


  「哎哟……」小王装作痛苦的样子,扑到林少玲的怀里:「你踢痛我了,我要你给我揉。」「行,行,小宝贝,一会儿我让你丽姐姐好好给你「揉揉」。」「还有,我得边舔你的脚边吃饭,这样才吃得香。」「讨厌,要求越来越过份了。」林少玲轻轻在他胯下抓了一把:「小狗狗,快点开饭吧!」「小狗狗,是谁啊?」「就是你丽姐的丈夫喽!他现在是我们的小狗狗。小狗狗过来,这是小王,你就叫王少爷,以后咱们就都是一家人了。」「是,王少爷。」我冲他鞠了个躬。


  「哈,没想到丽姐你这么厉害,居然把丈夫都变成小狗狗了。」「谁让他没用呢!咱们先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吃饭时桌上是没有我的份的,我只有跪在地上用我的专用食盆,但我可以舔丽玲的脚,这些都是丽玲定的规矩,说是小狗狗只能用狗盆吃饭,舔脚则可以促进我的食欲。


  我很快将饭吃完,然后专心地舔丽玲的脚。林少玲是不会轻易让我舔她的美脚的,因为她知道就凭她的美足就可以将我们夫妇二人牢牢地控制住。其实丽玲的脚也很美,她脚上淡淡的足香已使我意乱情迷,我一边将她的足尖放在嘴里吮吸,一边观察着林少玲的美脚。


  饭桌上他们三人有说有笑,都是谈论在香港游玩的趣事。一边说着,林少玲将穿着丝袜的小脚放在小王的胯间,小王则掏出巨棒,将龟头抵在她的脚心让她轻轻地揉搓,手更是放肆地伸进丽玲的裙子里抚弄她的阴部。


  渐渐地丽玲开始呻吟,林少玲则将另一只丝袜足伸进了她的裙子,代替了小王的手。足尖抵在她的胯下轻轻揉动,只一会儿工夫,丽玲就瘫软在椅了里,而林少玲把粘着丽玲体香的足尖伸进我的嘴里……他们的关系也一直保持到丽玲重新回到夏磊身边做奴隶时才告结束。小王刚开始还不肯跟她分手,后来知道了她和校长的关系,才不敢再坚持。而他的女朋友林少玲后来也沦为我老婆的奴隶,被我老婆送给她的主人夏磊做性奴玩弄,可怜的小王一下子就失去了两个爱他的女人。
丽玲虽然在外面拚命地和男人鬼混,可她喜欢的是被人虐待和玩弄,所以这些男人都无法满足她淫贱的性需求,于是她开始在网上和陌生男人玩起了SM游戏。


  在外人的眼里,丽玲是一个作风正派、正正经经的女人,虽然已经是30多岁的年纪,但依然自信自已有着性感和美丽的外表,只是她将这些女人的优点隐臧得很好:工作时我会戴上眼镜,穿着严谨保守的服装,表情冷莫不近情理,这使很多想接近她的男士不敢轻易追求她,就算是想接近她的男士,她也会毫不留情地拒绝。而在家里,我对她是百依百顺,半点也不敢违抗她。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周未,从学校回到家里,丽玲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扔掉了眼镜,将盘着的秀发披在肩上,然后站在镜子前脱去那些将她性感身体包裹着的衣服:「哦!小淫奴!露出你本来的面目吧。」随着衣服的脱去,她看见镜子里的女人性感而美丽,洁白的身体上纵横交错地紧紧地绑满着绳子,这就是丽玲,一个嗜虐成性的本来面目。接下来她开始为自已化装,使自已变得妖艳充满诱惑……「美……!」丽玲赞叹着自已,沉浸在淫虐的气份中。


  「小淫奴,你现在是一条母狗了,知道吗,不听话的话是要受到处罚的……是!是!我是一条淫贱的小母狗……」。


  她跪到地上,从镜子边的小柜子里拿出只有奴隶才使用的东西:狗项圈、手铐和脚镣……她锁上了自已,然后像狗一样的爬到了电脑边,她想,她的网络主人我一定会等着她,因为今天是我们约定要见面的日子。


  丽玲打开QQ,罗辉果然在,她知道他一定是比她还着急呢。没等她向他问好,罗辉已经发语聊的信息过去。


  「母狗,现在才来?主人都等不及了,说好的事情你不会反悔吧?」「嗯!小淫奴不会反悔的,主人是不是等不及了想见小淫奴了?」「是啊!呵呵……我们真的可以见面吗?」「怎么?你不相信?」「信,那你什么时候来啊?」「真的要到你家里找你,你不怕?」「不怕。」「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是!主人」。


  丽玲和罗辉在网络上聊了近两个月,罗辉一直在网上对她进行着调教。


  她在与罗辉聊天时,我也一直陪在旁边。


  丽玲把我的事也告诉了罗辉,他很高兴,让我和丽玲都做他的奴隶。他们聊的越来越投机,丽玲对他也越来越顺从。


  他让丽玲光着身子聊天,丽玲就脱光了;让丽玲在乳房和阴唇上夹上夹子,丽玲就真的夹上了,甚至他还让丽玲将酒瓶子插进阴道,丽玲也照做。丽玲真是忠心极了。我劝丽玲,反正他又看不到,他说什么你就答应什么,也用不着真做啊?丽玲却不听,她说只有真做,才能感受到快感。


  罗辉还不让我闲着,要我舔她的肛门和阴部,以前丽玲也要我舔她的肛门,但我没有答应,丽玲也没有勉强我,但这次丽玲却非常坚持,没办法,我将头垫在椅子上,丽玲坐在上面,我的舌头不停的运动,丽玲也就一直保持在兴奋状态和罗辉聊天。


  渐渐的,丽玲认他做了主人,还和他通了电话,裸体和他视频,看着丽玲风骚的嗲叫,我心里真不是滋味,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自己才好。


  这天晚上,丽玲又一边在网上接受那位网上主人的调教,一边让我跪在电脑桌的桌底下,把头埋进裙子里面给自己舔着蜜穴。丽玲不时地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和旁若无人的淫笑声。


  「我受不了了,狗奴才快用假阳具来插我吧。」丽玲被她的网上主人调教得淫水直流,只好叫我用假阳具插她解痒。「啊……好舒服啊!痛快死了!嘻嘻嘻……」插完了,我重新跪到丽玲的面前,低下头去,捧着丽玲高高抬起的粉腿,用舌头继续给丽玲舔着双脚,一根一根地舔着脚趾头,然后是脚心,脚底。看到丽玲的下贱样,我心想我怎么会怕这个贱货呢?


  有时,罗辉会命令丽玲让她把我当成是他侍候着,丽玲果然听话,马上就收起了自己的女王样,在我面前以奴婢自居,还下跪求饶,对我低三下四,与平时简直是天襄之别。弄得我悚悚发抖,不知怎么应对。


  我希望这场恶梦快些结束,但老天却捉弄了我。有一天,丽玲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她的主人要到我们住的城市来出差,她决定和他的主人见面。「不要啊,这绝对不行。」我的头有些晕,无论如何不能让丽玲和他见面。丽玲对我的话并不理会,而是让我躺下来舔她的屁股,丽玲坐在我脸上慢慢的告诉我,我没有权利阻止她做任何事。


  那男人终于来了,他四十多岁,相貌一般,体格看起来也很一般,他对丽玲和我都很满意。


  进了门,丽玲很客气,让那男人随便坐。那男人看看她,扬起手打了丽玲两个耳光:「这是对主人说的话吗,我说过我是很严格的,你要记住你的身份。」丽玲跪了下来求那男人原谅,那男人让她和我都脱光衣服,拿出一根很精致的皮鞭,对丽玲说:「奴犯了错就要惩罚,不过我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给我口交,如果十分钟让我射精的话,我就打20下,否则就打40下,你自己看着办吧。」那男人又对我说:「你不是经常舔你下贱老婆的屁股吗,你就来舔我的屁股。」舔男人的屁股我做不到。丽玲看我没动地方,向那男人借过皮鞭,朝我狠狠的打过来。没办法,舔就舔吧。我将脸凑到那男人屁股上,那男人的屁股很臭,我将舌头伸出来,慢慢的移动,舔了一会我觉的也可以接受,便认真的舔起来,我觉的自己真的很贱,但是我喜欢这种下贱的感觉。


  丽玲很少为我真正的口交,我跪在后面看不到她,不过,我想她一定也很兴奋,因为我听到了丽玲的喘息声。


  我和丽玲,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共同的为那男人服务,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那男人的阴茎还是那么挺拔,时间太短了,根本没办法做到的。那男人拍了拍丽玲肥硕的屁股,笑道:「看来还得打你啊,给你机会也把握不住,这可不要怪我。」只见他拿起了那条皮鞭,「啪」地一声脆响,打在丽玲子的屁股上。这一鞭打过,丽玲屁股上马上出现了一道红痕。随后又是第二、第三鞭。丽玲痛苦的呻吟,眼泪都掉下来了。那男人下手很重,丽玲的身上伤痕一条一条的增长,并且红肿起来。


  我也没有逃过去,同样被打了40下,我没有哭,但也是勉强坚持下来。


  那男人有点累了,坐在沙发上休息,让我们跪在他的脚下,一人舔他的一只脚。我偷眼看丽玲舔的很认真,舌头尖在脚上慢慢的游走。事情到了现在,我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也认真的舔起来。


  过了一会,那男人站到了丽玲面前,什么也没做,只是低头看着丽玲。丽玲看到那巨大的阳具昂首站立着,似乎很兴奋,她张开了樱桃小口,伸出手握住阴茎的根部把鸡巴含在嘴中,先慢慢的吻着龟头,再伸出舌头仔细的舔,连旁边的睾丸都含在嘴里。


  那男人拉住丽玲的头发,再将阴茎插进丽玲的嘴里,虽然阴茎并没有插到根部,但我知道它已经在丽玲的喉咙里,我和丽玲以前试着做过深喉,但她嫌痛又觉的恶心,一直也没有真做过,我真担心丽玲会受不了。


 【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