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99热视频只有精品国产-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给莫愁破处

给莫愁破处

「人总是会改变的,特别是在这个花花世界中待久了。我只是将自己心中所想表达出来而已。」


杨追悔凝视着李莫愁,继续道:「师姐若不吃,我可要吃光了。」


「随你!」


「随我?呵呵,那後果可严重了,反正现在离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我和师姐还有很多时间交流,特别是……」


杨追悔色眯眯地盯着李莫愁纯白色的肚兜,就算月光昏暗,他还是能看到乳尖的大概位置,遂伸手过去握住左乳。李莫愁这种三十岁左右的熟女,乳房已经完全发育,虽比不上施乐的巨乳,可恰好能一掌握住。


「你干什么?」


向来洁身自好的李莫愁惊叫道。


杨追悔扭过头,道:「傻鸟,隔离这个区域。」


三颅凤凰点了点头,低鸣一声,已撑开了金色的守护光环。这次的守护光环范围非常大,直接将杨追悔和李莫愁都笼罩在内。虽说守护光环表面会有金光闪烁,不过这里距鞑靼的军营还有一段距离,加上杨追悔之前的骚扰,就算周围有异动,他们也不敢贸然出击;所以只要李莫愁的声音传不到鞑靼耳中,杨追悔就可以尽情玩弄她,唯一的观众就是三颅凤凰。


杨追悔用力搓弄着李莫愁的左乳,淫笑道:「我感觉到师姐的乳头已经硬起来了,没想到这么快便有了反应,看来师姐很喜欢我的侵犯啊!」


「胡……胡说……我要杀了你!」


李莫愁想阻止杨追悔的侵犯,可穴道被点了,她根本反抗不了,而且她也感到敏感的乳头确实随着杨追悔那只魔手的抚弄而渐渐硬起,这种感觉让她非常害怕,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比被冰落夜逐出师门,无处可归还来得恐惧。


「既然师姐不承认,我只能眼见为凭了。」


阴险一笑,杨追悔乾脆将半燮烧鸡抛到一边,将酒葫芦放在地上,接着便温柔地解开李莫愁肚兜的繋带。肚兜飘落于地,那对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嫩白的玉乳便大方地呈现在杨追悔面前,随着她紊乱的呼吸不断颤抖着,吸引着杨追悔的视线。


杨追悔咽下口水,舔着发乾的嘴唇,道:「师姐这对奶子实在是太好看了,乳头的颜色如此粉嫩,看来很少男人来此涉足吧?」


李莫愁怒瞪着杨追悔,叫道:「我们古墓派向来戒淫,你却做出如此出格之行为,要是师傅知道,她绝对会杀了你!」


「李莫愁。」


杨追悔冷盯着她道:「当初你为了学习古墓派上乘武功,不惜偷取秘笈,後来被师傅发现,才将你逐出师门。之後你又多次为难我与小龙女,要不是看在曾经同为古墓派的分上,我早将你杀了,你这种人不配再提起师傅!」


被驳斥得面红耳赤的李莫愁哑口无言,却因为乳头被捏住,而无法控制地哼出声。


「左边这颗比右边的硬,那就说明师姐确实有了感觉,所以如果我这样子一直捏下去,师姐两颗乳头将会同样的硬,而且师姐下面还会流出水噢。」


杨追悔邪笑着,捏着乳头的四指加重力道,并快速旋扭着。


「啊……」


李莫愁娇躯微颤,乳房传来的丝丝痛痒让她濒临崩溃。


「不管你是谁,有一点永远改变不了,你始终是一个女人,上面下面都是你最脆弱的地方。我现在弄你上面你都受不了,要是我弄你下面,你岂不是要爽得死去?」


「绝对……唔……绝对不能……」


李莫愁蛾眉挤在一块,那种又痛又舒服的感觉让她几乎要发疯,她本能地排斥杨追悔那粗暴的抚摸,可身体似乎有点享受这种感觉,因为她下面已经湿了,她怕杨追悔注意到她那湿润的下体。


「师姐,我们来玩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杨追悔松开了手,弯腰拾起酒葫芦,「这里面装着蜂蜜水,甜而不腻,现在……」


李莫愁还未反应过来,杨追悔已倒转瓶口,冰凉的液体沿着李莫愁深深的乳沟往下流淌,瞬间流过平坦如镜的小腹,渗入亵裤,沿着腹股沟汇向女性最为私密的蜜穴。当那冰凉的蜂蜜水与蜜穴入口那略显温湿的蜜汁混在一块时,李莫愁差点惊叫出声,双腿更是用力并拢。


杨追悔的手指沿着乳沟往下滑去,停在裤头,问道:「师姐,你下而现在是不是湿了?需要师弟帮忙弄乾净吗?」


「若你不杀我,我绝对会把你千刀万剐!」


李莫愁恶狠狠道。


「刀对我可没用,我建议你还是用你的冰魄银针,不过现在暂时没有这个可能性。」


杨追悔手指已勾开裤头,五指慢慢探入。


「不许碰我!」


李莫愁吼道。


杨追悔收回了手,道:「师弟的手都湿了,不过还没有碰到师姐那儿。这蜂蜜水真甜。」


将手放在李莫愁唇边,杨追悔道:「师姐先嚐一嚐蜂蜜水的味道,待会我再让师姐嗜一嚐你那儿流出来的水。」


「哼!」


李莫愁乾脆将眼睛闭上。


「看来师姐是想直接嚐一嚐那儿的味道了。」


杨追悔冷冷一笑,顺手一扯,李莫愁的亵裤便被脱至小腿处,那被稀疏耻毛点缀着的阴部暴露在空气中。令杨追悔惊讨的是,三十岁左右的李莫愁下体阴毛竟然那么少,只在耻骨那儿长了一丛倒三角形的阴毛,仔细一看,发觉这丛阴毛并非天然形成,而是有经过一番的修剪。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李莫愁吼道。


「师姐,我还没有玩够。」


杨追悔抓着李莫愁的下巴,冷哼道:「师姐的身材保养得真好,不知道下面被几个男人干过?」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为了让你更坚定这个信念,我绝对会进一步侵犯师姐,比如插进去。」


杨追悔淫笑着,手想握住李莫愁的美乳,可那儿都是蜂蜜水,滑溜溜的,根本握不住,还弄得李莫愁娇喘连连,脸上更是增添几分妩媚。


「师姐的表情可真是可爱。」


杨追悔俯身含住李莫愁左边的乳头,用力吮吸着,右手旋扭着右边的乳头,左手则沿着她那凝脂般的体侧,往私处摸去。


「混蛋!」


当女性最私密的地方被杨追悔的魔手碰触时,李莫愁忍不住骂出了声。


杨追悔用牙齿厮磨着李莫愁的充血乳头,手指则沿着湿漉漉的肉缝来回滑动,身体成熟的李莫愁阴唇非常厚,杨追悔的中指便轻易陷入其中,温湿滑涧,再次往下滑动时,他的指头已经找到了洞口。


「师姐,我的手指可以进去作客吗?」


杨追悔问道。


「我会杀了你!」


杨追悔耸了耸肩膀,道:「看来我只能自己来了。」


「杨……啊!」


当杨追悔将中指瞬间插入时,下体传来的剧痛让李莫愁差点镦厥,杨追悔中指在里面搅拌了好一会儿才拔出来,指上都是鲜血。


「原来是一个老处女,可惜你的第一次已经给了我这根手指。」


杨追悔手指在李莫愁眼前晃了晃,道:「不过想必以赤练仙子这等美名,江湖上也没有几个人敢娶师姐。既然要做一辈子的老处女,还不如将第一次给我的手指。」


李莫愁痛苦地闭上眼,守了三十年的贞操竟然被一根手指夺走了,这是她做梦都没想过的事,隐隐作痛的下体让她恨不得自杀,可她不愿意就这样子死去,她要让眼前这个男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师姐,怎么不说话了?」


杨追悔疑惑道。


李莫愁睁开眼,露出淡淡的笑意,问道:「师弟,不管你现在想干什么¨wén` rén` shū` wū¨,师姐都满足你,只是完事之後你要放了师姐,好吗?」


面对突然态度大变的李莫愁,杨追悔自然知道她心里的打算,便顺水推舟道:「如果我插进去,师姐也同意?」


「嗯。」


李莫愁应道。


「谢谢师姐的成全。」


杨追悔连忙抹掉手里的蜂蜜水,掏出了早已勃起的大肉棒。


一看到杨追悔那根青筋暴起的大肉棒,李莫愁倒吸了一口寒气,道:「师弟,你的太大了。」


「难道师姐看过小号的吗?」


杨追悔反问道。


「没……」


「师姐,你让我舒服了,我便会放了你,以後还会好好疼爱你。」


杨追悔握着肉棒,在李莫愁那还残留着落红的蜜穴口上下摩擦着。


「师弟……很痒……别这样子……」


李莫愁呜咽道。


「那师姐现在希望我怎么做?」


「随便你。」


「我是你的师弟,自然要迁就师姐了;师姐现在是希望我插进去,还是这样子继续磨?」


杨追悔故意加快了摩擦速度,还用龟头顶李莫愁那颗充血阴蒂,弄得李莫愁娇喘更甚。


「如果师弟想插进去,师姐不会拒绝的。」


李莫愁媚笑道。


「那麻烦师姐邀请我进去。」


「师弟……快点插进来……师姐需要你……」


杨追悔却突然收起了肉棒,冷哼道:「没想到心狠手辣的赤练仙子也有如此淫荡的一面,真让师弟钦佩不已啊。」


「你!」


李莫愁面露凶相,叫道:「杨过,你这混蛋!」


「我现在终于知道了师姐的真面目,原来师姐是一个人尽可夫的騒货!」


「随便你怎么侮辱我,我都无所谓。」


「我懒得侮辱你,那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而且就算师姐的身体再乾净,也弥补不了你那变态的心。若我插进去,才是对我的侮辱。」


杨追悔捡起酒葫芦,邪笑道:「所以我还是打算这样子。」


「你要干什么?」


「这样子。」


杨追悔将酒葫芦的尖嘴对准了李莫愁的洞口,缓慢插入。


「唔……混……混蛋……」


酒葫芦尖嘴大约一寸长,和杨追悔拇指差不多粗细,加之李莫愁蜜穴非常紧,所以将尖嘴全部插入时,李莫愁觉得下体被塞满,又因为尖嘴过于冰凉,李莫愁感到一阵颤栗。


杨追悔将酒葫芦置于李莫愁双腿间,防止它滑出来,然後继续用嘴巴吮吸着李莫愁的乳头,用手刺激着李莫愁的阴蒂。
「唔……唔……」


如此玩了一刻钟後,杨追悔便拔出了酒葫芦,倒转,一丝丝黏腻的淫水从葫芦内流出,像鼻涕般垂在那儿。


「师姐,看到了没有?这都是你下贱的证明。如果你不是一个下贱的女人,是不可能流出这么多的水。」


闻了闻,杨追悔感叹道:「散发着一股臊味,不过还是挺香的。」


「你继续说,我无所谓。」


「我也懒得和你说了,反正你是一个让我完全提不起「性」趣的女人。」


杨追悔再次将酒葫芦插入李莫愁蜜穴内,让她用腿夹住,继续道:「不过我相信明军会很喜欢你这个战利品的,到时候一群还没嚐过鲜的男人扑过来,师姐嘴里含着两根,下面插着两根,左右手各握住一根,还有好多根在排队等着插入,那情景绝对很让人期待。」


「若师父知道你变得如此淫邪,她绝对会将你逐出师门,甚至杀了你!」


李莫愁咬牙切齿道。


「在那之前,你已经被奸死了。」


杨追悔跳到了三颅凤凰背上,仰躺着,侧望着李莫愁,道:「我要先睡一觉,天亮就有好戏看了,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赤练仙子要如何满足他们。」


「混蛋!」


「傻鸟,可以解开守护光环了。」


杨追悔细声道。


三颅凤凰低鸣了一声,守护光环也随之解开。


杨追悔看了李莫愁一眼,道:「这儿离鞑靼军营不算远也不算近,你喊大声点,他们会听到的。到时候他们冲来了,我逃之夭夭,而你这个裸体美人会被他们操死,所以要想保住贞洁,麻烦小声点,我还想好好睡一会儿。」


杨追悔打了一个呵欠,早已开始打架的眼皮已经合上,因为李莫愁一直没出声,所以杨追悔一会儿便睡着了。


一刻钟後,李莫愁叫道:「杨过,你这混蛋,快点放了我!」


杨追悔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偶尔用手搔着老是被蚊子亲吻的面颊。


李莫愁冷冷一笑,闭上眼,运劲集中着真气,费了好大的劲,李莫愁才在丹田集中了一小部分的真气,并将之逼向乳房下缘的中脘穴,感觉到胸口隐隠传来的燥热,李莫愁便一口气将真气逼向膻中穴。


膻中穴离死穴非常近,所以她只敢将真气逼到膻中,不敢冒险。紫宫、死穴、肭中几乎成一条直线,而且要让真气到达被封死的紫宫穴,就必须经过死穴,那意味着李莫愁很可能会因此丧命!


看着睡得正酣的杨追悔,李莫愁眼中恨意突增,遂试着将膻中处的真气逼向死穴,真气一接近死穴,李莫愁顿时觉得思绪变得浑沌,昏昏欲睡。


为了冲开紫宫穴,李莫愁一狠心,咬破了嘴唇,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她可不愿意就此死去。


控制真气流动的过程中,李莫愁不敢过于躁进,只能一点点地逼运真气,要是流动过多过快,很可能完全触到死穴,便一命呜呼了。


花费一刻钟,李莫愁才勉强让真气通过死穴。此时,她的嘴角都是鲜血,不只是嘴唇破掉流出的,更多的是因为内伤而呕出来的。


李莫愁深吸一口气,运劲逼动真气,随着她一声痛苦的呜咽声,被封死的紫宫穴已冲开。


「哇」的一声,一直积蓄在喉咙处的鲜血喷出,洒得满地都是,落在她那饱满的双乳上,增添了一分凄艳的美。


低头舔着嘴角,吐了好几口唾沫,李莫愁才觉得口腔内的血腥味淡了一些。


获得了自由,李莫愁便张开双腿,微微用力,那还塞在蜜穴内的酒葫芦被挤了出来,噗的一声脱离蜜穴,落在地上。由于蜜穴长时间被尖嘴塞着,所以一时半会也闭不了,淫水还自顾地流出,沿着李莫愁大腿内测往下流。


月光照着李莫愁的下体,由于有淫水和蜂蜜水的双重渲染,那丰满的阴部显得水光盈盈,凹陷的肉缝更是神秘异常,谁也想不到杨追悔竟然不愿意插入此地,反而让一个没有生命力的酒葫芦占了便宜。


休息了好一会儿,李莫愁大乱的气息才恢复得差不多,胸口那股闷气也通畅了许多,只是功力无法完全恢复。


看着杨追悔,李莫愁气得浑身发抖。她咬牙运劲,震断束缚着手腕的道袍,化作碎片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李莫愁已对准杨追悔的脖子,甩出了冰魄银针。


李莫愁本以为这次杨追悔一定会中招,冰魄银针却被三颅凤凰突然撑开的守护光环挡下,落在地上。


同时,杨追悔已经睁开眼,冷冷盯着李莫愁。


李莫愁急忙拉起亵裤,也顾不得上半身的赤裸,转身跑开。


看着李莫愁的狼狈样,杨追悔忍不住笑出声,道:「没想到赤练仙子也有裸奔的一天,早知道刚刚应该把她的亵裤也扯烂,那定会有好戏看!」


三颅凤凰见杨追悔根本没有追击的意思,显得非常困惑,六只眼睛都傻傻地看着他,接着便用脑袋去顶杨追悔的胸口,似乎在怂恿他赶快追击。


「李莫愁用真气冲开了穴道,这会儿肯定受了很重的内伤,天亮那战她定是参与不了的,所以暂时不管她了。」


杨追悔抚摸着三颅凤凰的脑袋,眯眼笑道:「傻鸟,还是你好,在我陷入危险的时候总会帮到我;如果你是个女人,我绝对会娶你的。」


(主人,我其实就是个女人呀!


三颅凤凰鸣叫着,拍打着金翼,恨不得立刻变成人形与杨追悔成婚,可妈妈的遗愿她还记得很清楚,她必须以三颅凤凰的形象一直守护着杨追悔,直到老死为止。


「嘘!」


杨追悔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我还想再睡一会儿,别太大声,否则会惊动那些鞑靼兵。」


望着李莫愁逃窜的方向,杨追悔皱眉道:「待会这里应该会很热闹,所以我们还是换个地方睡觉吧。」


杨追悔捡起酒葫芦,一倒转,李莫愁的淫水就缓缓流出,量还不少。


「真是个騒货!」


杨追悔甩开酒葫芦,爬到了三颅凤凰背上,道:「去那边的山顶,还可以睡一会儿呢!我要为天亮的血战养精蓄锐。」


三颅凤凰立刻载着杨追悔飞到了那才三十余丈的小山顶上,如此一来,杨追悔可以一边监视鞑靼军营,一边悠然自得地与周公下棋。


望着鞑靼军营,杨追悔不见李莫愁带兵来抓自己,有点无聊的他便靠在三颅凤凰背上睡着了。


一会儿後,三颅凤凰发出了耀眼金光,熄灭後,一个重点部位被金色羽毛遮蔽着的巨乳小女孩出现在那儿,她伸出雪藕般的双臂将杨追悔拥进怀里,表情满足,还带着淡淡的微笑,全身不时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杨追悔再次醒来,天已经蒙蒙亮。


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扭头看着早已恢复傻鸟模样的三颅凤凰,见牠趴在那儿似乎睡着了,杨追悔不想吵醒牠,便独自一人走到了山脚下,面巾一戴,身穿夜行衣的他巳经潜入了朦胧的夜色中。


溜到军营附近,杨追悔沿着草丛潜到放置火炮的场地外圈,钻进一丈高的草蕺内,用剑柄撇开那茂密的杂草,没走几步,他已经看到了那一排排火炮,还闻到了尿騒味。


也许是太累了,现下看守火炮的鞑靼兵都靠在炮架上睡觉,只有三、四名负责执勤的鞑靼兵还在场地周围走动着。


看准时机,杨追悔便溜到一门火炮前,也不管那个还在打瞌睡的鞑靼兵,他将剑柄伸进炮口,在里面戳了好几下,取出,确定火药还很潮湿,这才松了口气。


弯腰随机检查了十口火炮,里面的火药都是潮湿的,完全不可能被引信点着,杨追悔这才放心。看来辛爱根本没察觉火炮早已被做了手脚,还将它们当作是秘密武器。


嘴角翘起的杨追悔像一只野猫般钻进了草丛中,一个打滚,人已从草丛另一侧滚了出来。


「有趣的战争即将开始,不过我还有事要办。」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男人的修女劫 下一篇:女神官与老猿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